调整紧急情况下的处置流程
2020-10-27 05:45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浦口区中心医院相关人士说,该院120急救站服务辐射面较广,包括周边及邻近安徽地区,需要送到南京市区的患者,都选择就近的长江隧道。

参加这次急救的浦口区中心医院急救医生陈建斌说,南京应该向徐州学习,建立救护车畅通机制,所有高速、桥梁收费口,救护车随到随过,不用排队。医学上有个“黄金十分钟”说法,早一点把患者送到医院,也许就能挽救一条生命。

一直坚持到了5点整才开闸放行,致使救护车在收费站停留了两分多钟。女收费员这样做到底对不对?

记者问,为何男疏导员可以提前打开旁边通道,并示意救护车通过,而女收费员非要司机稍等,不到5点不放行?隧道管理方人士回答,疏导员放行同时可以通知监控中心,让作业人员注意避让。而岗亭里的女收费员开闸前要做些准备工作,她也没有权限提前开闸放行。按规定,她要向监控中心请示,由监控中心通知作业人员避让后,才能提前开闸放行。

好在,长江隧道管理方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,他们经过紧急磋商,已调整相关预案,要求在紧急情况下,现场工作人员要“灵活”处置,不再发生类似事件。

司机们说,早上5点这个时候,路上车辆稀少,救护车如果选择从长江大桥驶往南京市儿童医院,虽然不会有收费站阻碍耽搁,但路口太多,路况相对较差,至少需要20分钟,比从长江隧道多出一倍以上的时间。

隧道管理方认为,并无明显失职、违规行为,因为当时还没到放行时间,隧道内作业人员和设备正在撤离,如果放行,难保疾驰的救护车不会撞到人员和设备。如果她擅自提前放行,万一出了事故,她就要承担责任。但不少人认为,收费员这样做太死板毕竟对于十万火急的救护车来说,这是一条生命通道呀。

隧道管理方人士说,在整个事件过程中,隧道公司现场工作人员并无明显失职、违规行为,但如果在看到救护车非正常变道时,能主动上前询问情况并给予相应处置,对司机们解释清楚隧道内尚有作业人员,就可以避免后面的误会。昨天一早,隧道公司召集紧急会议,立即采取后续处置措施。

这辆救护车隶属于浦口区中心医院急救分站,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找到了当时参与急救的医生陈建斌和司机刘军。他们告诉记者,早上4点半,他们接到120指挥中心调令,有一个安徽来的9个月大的重病患儿,乘私家车行驶到浦口境内,准备到南京市儿童医院。“一是孩子病情重,二是路不熟悉,请求当地120帮忙。”陈建斌说。

救护车司机刘军与他们约好,在长江隧道北入口约800米处的总部大道碰头。急救站人员从4点半接到指令,到抵达总部大道约定地点,仅用了5分多钟,救护车已在路边等候患儿乘坐的安徽来的私家车。

据了解,“南京零距离”记者在采访此事时,长江隧道管理方提供了一份情况说明,其中提到,“凌晨1点至5点隧道封闭维保,在此期间不准任何车辆通行,如无非常特殊情况并提前通知(如亚青会期间临时警卫、保障、迎宾任务需要),任何车辆禁止通行隧道。”有网友指出,非常特殊情况竟然没提及救护车、消防车,管理方的应急预案难以让人满意。

一是主动与浦口区卫生局沟通,建立紧急情况下120急救车“事前联系,特情放行”联动机制。二是公司立即完善相关应对预案,调整紧急情况下的处置流程,制定现场人员灵活处置预案,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。

昨天,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长江隧道有限责任公司,相关人士介绍,4时57分45秒时,一名男疏导员看到救护车呼啸而来,准备开启14号车道让救护车先行通过,但警报声太大距离又远,救护车司机未能看见疏导员招手示意,已快速开到17号车道。4时59分30秒,疏导员想办法开启16号etc车道,但救护车已无法变道提前通过。

过了收费站,刘军加快速度,以150公里的时速穿过长江隧道,并一路保护高速,医生陈建斌已通知南京市儿童医院做好抢救准备。5时10分,救护车抵达儿童医院,医护人员早已在门口等候,火速将患儿送到抢救室。医生虽尽了全力,终告回天乏术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bellamia.com.cn十大正规平台_十大正规平台_网上网投正规实体现场版权所有